上(shang)海(hai)代寫論文網專業提供代寫畢業de)畚摹b>代寫本科(ke)論文服務
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規制(zhi)問題與完(wan)善
發布時間(jian)︰2020-04-05

  摘    要︰ 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一般是指最高人民法(fa)院(yuan)應當(dang)對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的na)?? ?約ji)相應的溯及(ji)力(li)問題作出明確的規制(zhi)。遺憾的是,因為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基數較大,目(mu)前最高人民法(fa)院(yuan)未能對溯及(ji)力(li)問題以及(ji)對舊司法(fa)解釋的部分zhi)huo)者(zhe)整體失效問題進行全面的規制(zhi),造(zao)成地方各級人民法(fa)院(yuan)理解新舊司法(fa)解釋的偏(pian)差或(huo)者(zhe)導致(zhi)luan)丫  ?乃痙fa)解釋仍然得以適用的司法(fa)實踐亂(luan)象。這種(zhong)因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缺(que)失問題而引發的亂(luan)象,可以通過適當(dang)增加(jia)以修改(gai)為主要功(gong)能的“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的頒布,或(huo)者(zhe)在新司法(fa)解釋中(zhong)輔之以具體明確的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定(ding)來(lai)緩(huan)解。

  關(guan)鍵詞(ci)︰ 民事訴訟; 司法(fa)解釋; 時間(jian)效力(li); 形式規範;

  Abstract︰ The formal norm of the time effectiveness of th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in civil litigation generally refers to the clear regulation the Supreme Court makes on the entry into force, invalidity and retro-activity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Unfortunately, owing to the large number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of civil litigation, the Supreme Court has not been able to fully regulate the issue of retro-activity and the voidness of the old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resulting in local courts' deviating interpretations of the old and the new judicial litigation or continuing applications of the void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his judicial practices of disorder caused by the lack of formal norms of time effectiveness can be mitigated by an appropriate increase in the promulgation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of the "decision class", or by the provision of specific and clear forms of temporal effect in the new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Keyword︰ Civil Procedur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ime Effectiveness; Form Specification;

  一、問題的引入(ru)——何為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化(hua)(1)

  時間(jian)效力(li)一般被認(ren)為是法(fa)律(lv)有效的因素之一,這可從我(wo)國眾多(duo)學者(zhe)對za)詵fa)律(lv)有效性的論著中(zhong)探尋。如我(wo)國台灣地區的著名法(fa)學家吳經熊曾經主張法(fa)律(lv)效力(li)的三度論,他認(ren)為,“法(fa)律(lv)有效包含時間(jian)度、空間(jian)度和事實度三個基本要素”[1]。當(dang)然,我(wo)國內陸地區有學者(zhe)則(ze)主張法(fa)律(lv)效力(li)的四維論,該學者(zhe)認(ren)為,“法(fa)律(lv)有效主要包含時間(jian)維度、地域(yu)維度、對象維度和事項維度四個要素”[2]。不難看出,無論是台灣地區學者(zhe)的三度論,還是內陸學者(zhe)的四維論,時間(jian)因素均(jun)是法(fa)律(lv)效力(li)的制(zhi)度內核。而所謂“時間(jian)效力(li)是指法(fa)律(lv)何時生效、終止以及(ji)對其頒布以前的事件和行為是否(fu)具有溯及(ji)力(li)的問題”[3]。雖然我(wo)國所制(zhi)定(ding)的部分“抽(chou)象性”司法(fa)解釋一直被公認(ren)為具有準(zhun)立法(fa)的性質,但同時也承(cheng)認(ren)司法(fa)解釋是法(fa)律(lv)解釋的一種(zhong)類型,而法(fa)律(lv)解釋的效力(li)與法(fa)律(lv)效力(li)密切相關(guan)。因此,經由法(fa)律(lv)效力(li)中(zhong)的時間(jian)效力(li)推(tui)演(yan)到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可以得知,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是指司法(fa)解釋何時生效、終止以及(ji)對其頒布前的事件或(huo)者(zhe)行為是否(fu)具有相應的溯及(ji)力(li)問題。至于何為形式規範,就不得不提及(ji)首(shou)次(ci)提到形式合理性問題的na)緇嵫?衣 慫middot;韋伯,在他所總結的法(fa)律(lv)發展(zhan)史的四種(zhong)zhong)翁 zhong),最後一種(zhong)zhong)翁 黃涑浦 ldquo;形式合理性yuan)褪抵屎俠 允逼rdquo;,他認(ren)為,“立法(fa)或(huo)者(zhe)司法(fa)應當(dang)對某cheng)┐矯娼瀉俠淼目(mu)?zhi),如果無法(fa)理智的mu)?zhi),那麼(me)立法(fa)和司法(fa)就tu)弒感問講緩(huan)俠淼目(mu)贍芐rdquo;[4]。當(dang)然,也有學者(zhe)從“形式”和“規範”的角(jiao)度進行xing)教鄭 醚?zhe)認(ren)為,“‘形式’一般指的是事物的形狀、結構,形式規範則(ze)是注重對事物外在表現方式的一種(zhong)約束”[5]。在此基礎上(shang),本文認(ren)為,司法(fa)解釋的形式規範是指最高人民法(fa)院(yuan)(以下簡(jian)稱最高法(fa)院(yuan))應當(dang)對司法(fa)解釋的外在表現zhong)問澆幸歡ding)的約束,這種(zhong)約束主要通過事先(xian)制(zhi)定(ding)相應的規範或(huo)者(zhe)制(zhi)度來(lai)實現,即司法(fa)解釋不僅要具備明確的na) 奔jian)及(ji)溯及(ji)力(li)規則(ze)的基本要求,還要具備對已經失效的司法(fa)解釋進行全面、及(ji)時、明確的部分zhi)huo)者(zhe)整體處理的基本要求。從而對司法(fa)解釋進行外在表現zhong)問降腦際 暈 炙痙fa)解釋有效性及(ji)形式合理性上(shang)的要求。然而,目(mu)前最高法(fa)院(yuan)在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上(shang),顯然無法(fa)進行合理的mu)?zhi),欠缺(que)必要的形式規範,這主要表現在︰一方面,在生效時間(jian)上(shang),最高法(fa)院(yuan)未能全面的對新司法(fa)解釋生效前的事件或(huo)者(zhe)行為進行溯及(ji)力(li)上(shang)的規制(zhi);另一方面,在失效時間(jian)上(shang),最高法(fa)院(yuan)未能全面、明確的規定(ding)廢(fei)止部分zhi)huo)者(zhe)整體已經實質失效的司法(fa)解釋,從而引發了司法(fa)實踐中(zhong)的諸多(duo)亂(luan)象。“在一般的法(fa)律(lv)解釋理論中(zhong),許多(duo)學者(zhe)認(ren)為只(zhi)要是正當(dang)的解釋tu)褪怯行?rdquo;[6],因而在面對作為法(fa)律(lv)解釋的司法(fa)解釋上(shang),探討zhi)涫抵屎俠 暈侍飴畚氖吭妒?諦問膠俠 暈侍獾穆畚氖俊5 芟勻唬 痙fa)解釋作為法(fa)律(lv)解釋,在某cheng)┤侍饃shang),譬如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不規範問題,對法(fa)體系的規範化(hua)所造(zao)成的影響(xiang)和危害(hai)更甚。本文正是從目(mu)前時間(jian)效力(li)形式不規範問題所引發的亂(luan)象出發,將司法(fa)解釋的形式規範化(hua)問題重新拉(la)入(ru)理論界和實務界的視野,從而正視司法(fa)解釋中(zhong)的必要形式規範,為我(wo)國司法(fa)解釋的規範化(hua)繼續添磚(zhuan)加(jia)瓦。
 

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規制(zhi)問題與完(wan)善
 

  二、“他山之石”——不同視閾(yu)對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性質的討zhi)/strong>

  若想討zhi)勖袷濾咚縴痙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化(hua),必須先(xian)討zhi)勖袷濾咚縴痙fa)解釋是否(fu)具有獨(du)立的na) 奔jian)或(huo)者(zhe)失效時間(jian),否(fu)則(ze)探討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形式上(shang)的規範無異于水中(zhong)撈月。這就涉(she)及(ji)到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性質問題,即司法(fa)解釋是否(fu)應當(dang)具備獨(du)立的na)?褪  奔jian)。由于目(mu)前民事訴訟領(ling)域(yu)對za)謁痙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關(guan)注有限,對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性質問題探討較少。在刑(xing)事法(fa)及(ji)刑(xing)事訴訟視閾(yu)下,2001年12月最高法(fa)院(yuan)和最高人民檢察院(yuan)(以下簡(jian)稱最高檢察院(yuan))聯(lian)合發布了《關(guan)于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問題的規定(ding)》(以下簡(jian)稱《時間(jian)效力(li)規定(ding)》),對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問題作出了相應的規定(ding),該規定(ding)發布後,對za)諦xing)法(fa)司法(fa)解釋是否(fu)有無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在當(dang)時刑(xing)事法(fa)學界引發了如火如荼的討zhi)邸R虼耍 wo)們(men)可以從刑(xing)事法(fa)視閾(yu)下探知一些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性質問題,讓(rang)本文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化(hua)不至于成為無源之水。關(guan)于刑(xing)法(fa)司法(fa)解釋是否(fu)具有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主要存在以下幾種(zhong)學說dan)/p>

  第一,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獨(du)立性說dan) huo)稱肯(ken)定(ding)說dan) 3指彌zhong)觀(guan)點的學者(zhe)主要基于《時間(jian)效力(li)規定(ding)》將刑(xing)事司法(fa)解釋的na) 奔jian)進行了明確的規定(ding)1,認(ren)為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應當(dang)具備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除(chu)此之外,獨(du)立性說還有學者(zhe)認(ren)為刑(xing)事司法(fa)解釋在我(wo)國具有彌補刑(xing)事立法(fa)欠缺(que)的事實效用,投射(she)到刑(xing)事立法(fa)領(ling)域(yu),司法(fa)解釋tu)哂兄zhi)後于刑(xing)事法(fa)律(lv)的特點,即刑(xing)事法(fa)律(lv)頒布在前,司法(fa)解釋往往頒布在後,因此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應當(dang)具備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2

  第二,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從屬性說dan) huo)稱否(fu)定(ding)說dan) 3指彌zhong)觀(guan)點的學者(zhe)認(ren)為刑(xing)法(fa)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應當(dang)全面從屬于刑(xing)事法(fa)律(lv)規範。具體而言(yan),刑(xing)事司法(fa)解釋在時間(jian)效力(li)上(shang)沒有獨(du)立的na)?褪  奔jian),其生效和失效時間(jian)依托于刑(xing)事法(fa)律(lv)的na)?褪  奔jian)。因為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是對刑(xing)事法(fa)律(lv)的一種(zhong)闡(chan)釋,目(mu)的是為了統一、明確的執行刑(xing)事法(fa)律(lv)規範,司法(fa)解釋tu)詞(ci)shi)在司法(fa)實踐上(shang)具有統一的約束力(li),本身也不能成為獨(du)立的刑(xing)事法(fa)律(lv)規範,其依附于刑(xing)事法(fa)律(lv)規範的特點不可逆(ni)轉(zhuan),故刑(xing)事司法(fa)解釋不具有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3

  第三,刑(xing)事司法(fa)解釋雙重屬性說。該說認(ren)為刑(xing)法(fa)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兼具獨(du)立性yuan)痛郵糶運 靨卣鰨  撬痙fa)解釋的依附性特點不能完(wan)全否(fu)認(ren)其不具備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反(fan)而在刑(xing)事司法(fa)解釋tu)弒桿 靨卣韉那榭kuang)下,其時間(jian)效力(li)的獨(du)立性特征更為值得men)康骱脫芯俊

  相比之下,實務界的相關(guan)人士對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性質的闡(chan)述倒是開啟(qi)了一個新的視角(jiao)。從本體論詮釋學的視角(jiao)出發,上(shang)海(hai)市高級人民法(fa)院(yuan)法(fa)官許浩(hao)認(ren)為,刑(xing)事法(fa)律(lv)規範本身就不應該是靜止不動(dong)的事物,而是跟隨著時間(jian)的發展(zhan)進行運動(dong)和變化(hua),在這種(zhong)情況(kuang)下,刑(xing)事司法(fa)解釋只(zhi)是刑(xing)事法(fa)律(lv)運動(dong)和變化(hua)過程中(zhong)的一個“點”,從這個角(jiao)度而言(yan),刑(xing)事司法(fa)解釋tu)褪譴聳痹碩dong)的刑(xing)事法(fa)律(lv)規範本身或(huo)者(zhe)是其正在存在的狀態,此時對za)諦xing)事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是具有從屬性還是獨(du)立性特征的討zhi)鄱嘉薅duo)大意義(yi),因為從運動(dong)和變化(hua)的“點”來(lai)看,刑(xing)事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規則(ze)就等同于刑(xing)事法(fa)律(lv)的時間(jian)效力(li)規則(ze)。5該實務界人士雖然基于本體論詮釋的角(jiao)度認(ren)為對時間(jian)效力(li)性質特征的討zhi) 庖yi)不大,但是筆shou)呷ren)為其最後得出刑(xing)事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規則(ze)等同于刑(xing)事法(fa)律(lv)時間(jian)效力(li)規則(ze)的結論,恰(qia)恰(qia)從側(ce)面印(yin)證了刑(xing)事司法(fa)解釋tu)弒付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否(fu)則(ze)無法(fa)解釋為何刑(xing)事法(fa)律(lv)不具備獨(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

  綜觀(guan)刑(xing)事法(fa)學界對za)謔奔jian)效力(li)性質的討zhi)郟 收(shou)呷ren)為司法(fa)解釋tu)哂卸du)立的時間(jian)效力(li)觀(guan)點具有相對yuan)俠 裕 執郵糶怨guan)點學者(zhe)從理論上(shang)構建司法(fa)解釋是依托于法(fa)律(lv)規範而存在,從而否(fu)認(ren)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獨(du)立性。但是該觀(guan)點忽略了司法(fa)實踐中(zhong)超出法(fa)律(lv)範疇(chou),從而倒逼立法(fa)完(wan)善的“抽(chou)象性”司法(fa)解釋的存在。事實上(shang),國內對za)詵fa)律(lv)解釋問題的討zhi) 恢貝嬖謐ldquo;兩張皮”的現象,即在司法(fa)實踐層面,近年來(lai)一直致(zhi)力(li)于“抽(chou)象解釋”的制(zhi)定(ding),而較少的關(guan)注“具體解釋”。但是在理論研究層面,學者(zhe)在討zhi)劬嚀邐侍饈幣恢卑涯mu)光限定(ding)在法(fa)律(lv)解釋的“具體解釋”層面上(shang),無視“抽(chou)象解釋”(即認(ren)為抽(chou)象解釋是法(fa)律(lv)創制(zhi),不屬于法(fa)律(lv)解釋這一範疇(chou))的存在。6同時,在國內的大部分法(fa)律(lv)解釋學著作中(zhong),學者(zhe)們(men)幾乎一致(zhi)認(ren)為司法(fa)解釋是法(fa)律(lv)解釋的一種(zhong)類型,投射(she)到“抽(chou)象性”司法(fa)解釋領(ling)域(yu),即ci)shi)承(cheng)認(ren)其具有準(zhun)立法(fa)的性質,卻仍然脫離不了司法(fa)解釋這個大概念範疇(chou)。然而,在具體問題的討zhi)凵shang),有些學者(zhe)卻又不約而同的選擇忽視實際存在的“抽(chou)象解釋”去(qu)形成shang)嚶 崧邸3執郵糶運倒guan)點的學者(zhe)正是基于“具體解釋”的角(jiao)度出發從而得出關(guan)于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性質的結論。但是,實踐中(zhong)“抽(chou)象性”司法(fa)解釋的制(zhi)定(ding)有時在法(fa)律(lv)中(zhong)並無相應的依據,它有可能是基于社會或(huo)者(zhe)司法(fa)實踐中(zhong)的新lv)榭kuang),立法(fa)來(lai)不及(ji)反(fan)應而造(zao)就,此時若強行將該類型的司法(fa)解釋掛上(shang)從屬性的特征,顯然不太恰(qia)當(dang)。因此在討zhi)鬯痙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性質上(shang),只(zhi)考(kao)慮(lv)“具體解釋”,而忽略“抽(chou)象解釋”的實際存在得出從屬性的結論並不明智qia)6以詿郵糶運檔那疤嵯攏 艚 奔jian)效力(li)因素之一的na) 奔jian)依附于法(fa)律(lv)規範條文的na) 奔jian),那麼(me)如何解決溯及(ji)力(li)問題,持從屬性學說的學者(zhe)並未能給出有力(li)的結論。綜上(shang),筆shou)吒閬蠐謁痙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獨(du)立性說。在獨(du)立性說的基礎上(shang),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生效時間(jian)、失效時間(jian)以及(ji)溯及(ji)力(li)問題應當(dang)獨(du)立的以妥當(dang)、有效的形式進行規制(zhi),從而由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所引起的司法(fa)實踐適用亂(luan)象才能得到有效的解決。

  三、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化(hua)的運行模式

  (一)現zhong)忻袷濾咚縴痙fa)解釋各類型數量統計(ji)

  最高法(fa)院(yuan)2007年《關(guan)于司法(fa)解釋工作的規定(ding)》(以下簡(jian)稱《07規定(ding)》)第6條第2款規定(ding)了司法(fa)解釋一共可劃分為規定(ding)、批復、解釋和tu)齠ding)四種(zhong)類型。評述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問題的運行狀況(kuang),首(shou)先(xian)應當(dang)有已頒布的民事訴訟各類型司法(fa)解釋的相應統計(ji)數據作為支撐,從不同類型的司法(fa)解釋頒布數據中(zhong)研究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運行狀況(kuang),並發現zhi)渲zhong)的問題。筆shou)吒莘fa)律(lv)出版社法(fa)規中(zhong)心所編(bian)著的《2018年最新民事訴訟法(fa)及(ji)司法(fa)解釋匯編(bian)》以及(ji)“最高人民法(fa)院(yuan)網”所頒布的各類型司法(fa)解釋進行統計(ji),自1997年起至2019年3月止以每十年為單位,其中(zhong)2017年至2019年以3年為一個單位。截至2019年3月止,各司法(fa)解釋類型頒布數量對比圖(tu)如圖(tu)1所示。

  圖(tu)1 1997-2019年民事訴訟各類型司法(fa)解釋頒布對比
圖(tu)1 1997-2019年民事訴訟各類型司法(fa)解釋頒布對比

  如圖(tu)1所示,自1997年起至2019年3月止,現zhong)杏行?拿袷濾咚縴痙fa)解釋合計(ji)215件,其中(zhong)“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107件、“批復類”司法(fa)解釋56件、“解釋類”司法(fa)解釋43件,“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9件。7在1997—2006年第一個十年中(zhong),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頒布的主要趨勢是針對yuan)靄富huo)者(zhe)法(fa)律(lv)問題的“具體解釋”,即以“批復類”解釋為主。2007—2016年第二個十年至2019年3月,隨著司法(fa)實踐的新案件、新難題的增多(duo),象征“抽(chou)象性解釋”的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數量開始(shi)佔據主導地位,並保持持zhong)齔?K嬤 魷至ldquo;批復類”和“解釋類”兩類司法(fa)解釋頒布數量總和不及(ji)“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的情況(kuang),顯現出“具體解釋”開始(shi)逐(zhu)步減弱的趨勢。同時,以“修改(gai)和tou)fei)止”為主要功(gong)能的“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則(ze)一致(zhi)處于低位運行狀態,頒布數量較少。

  (二)生效時間(jian)之實然運行模式

  對比“1997年以前司法(fa)解釋以文件下發日期作為生效時間(jian)或(huo)者(zhe)生效時間(jian)都未有明確規定(ding),僅有最高法(fa)院(yuan)審判委員會通過日期”[7]。目(mu)前,在民事訴訟生效時間(jian)的規定(ding)上(shang),已經基本全部實現了生效時間(jian)的明確規定(ding),僅是規定(ding)出現的模式不同,現zhong)性謁痙fa)解釋生效時間(jian)的規定(ding)中(zhong),我(wo)國一共存在兩種(zhong)運行模式︰

  1. 以公布之日作為生效時間(jian)。

  該種(zhong)運行模式一般是在司法(fa)解釋最後一條或(huo)最後一部分zhong)zhong)明確規定(ding)“自公布之日起生效”。圖(tu)1所統計(ji)的民事訴訟各類型司法(fa)解釋的頒布數據中(zhong),1997年—2019年3月,在總計(ji)215份(fen)司法(fa)解釋數據樣本中(zhong),僅有8份(fen)司法(fa)解釋采取“公布日”生效的運行模式,其中(zhong),“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7份(fen)、“解釋類”司法(fa)解釋1份(fen)。8

  2. 另行規定(ding)生效模式。

  如圖(tu)1所統計(ji)的司法(fa)解釋樣本中(zhong),除(chu)8份(fen)司法(fa)解釋以“公布日”作為生效時間(jian)外,其余207份(fen)司法(fa)解釋tu)jun)實行該種(zhong)生效時間(jian)的運行模式。此外,另行規定(ding)生效模式又區分為兩種(zhong)zhong)︿J劍旱諞唬 竊謁痙fa)解釋正文中(zhong)明確規定(ding)生效或(huo)者(zhe)施行時間(jian),如在司法(fa)解釋最後一條或(huo)者(zhe)最後一部分zhong)zhong)規定(ding)“本……自×年×月×日起生效(或(huo)者(zhe)施行)”;第二,司法(fa)解釋正文中(zhong)未有明確規定(ding)具體的na)?huo)者(zhe)施行時間(jian),而是在司法(fa)解釋標(biao)題之下用一小段文字體現該司法(fa)解釋的mu)嚀逕 奔jian),如“×年×月×日由最高人民法(fa)院(yuan)……通過,自×年×月×日起生效(或(huo)者(zhe)施行)”。

  (三)失效時間(jian)之實然運行模式

  目(mu)前我(wo)國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的失效時間(jian)模式,筆shou)咧饕﹦ 浞治 鞫dong)失效模式和被動(dong)失效模式。

  1. 主動(dong)失效模式

  所謂主動(dong)失效模式,是指最高法(fa)院(yuan)在新司法(fa)解釋中(zhong)對舊司法(fa)解釋作出了明確或(huo)者(zhe)模糊(hu)的處理。在現zhong)幸尋洳嫉拿袷濾咚縴痙fa)解釋中(zhong),主動(dong)失效模式主要包括以下幾種(zhong)類型︰

  第一,司法(fa)解釋正文明確廢(fei)止類型。該種(zhong)類型主要是在司法(fa)解釋的最後一條或(huo)者(zhe)最後一部分zhong)zhong)規定(ding)某項司法(fa)解釋被明確整體廢(fei)止,如規定(ding)“最高法(fa)院(yuan)于×年×月×日zhan) 嫉姆fa)釋×號(hao)……廢(fei)止”。如圖(tu)1所統計(ji)的數據中(zhong),僅有8份(fen)司法(fa)解釋采取明確廢(fei)止的失效類型,基本上(shang)出現于2007—2016年第二個十年中(zhong),其中(zhong)包括“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6份(fen),“解釋類”司法(fa)解釋2份(fen)。9

  第二,司法(fa)解釋定(ding)期清(qing)理類型。該種(zhong)主動(dong)失效的類型主要是通過最高法(fa)院(yuan)頒布新的“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對部分司法(fa)解釋或(huo)者(zhe)司法(fa)解釋性文件進行整體宣告失效。目(mu)前司法(fa)解釋的清(qing)理工作,已經清(qing)理廢(fei)止到第十二批司法(fa)解釋tu)ji)其司法(fa)解釋性文件,在可供查(cha)詢的資料(liao)中(zhong),行政訴訟和刑(xing)事訴訟類司法(fa)解釋至少存在一次(ci)專項的宣告失效清(qing)理工作。10而頒布基數較大的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專項清(qing)理較少,一般是穿插在刑(xing)事或(huo)者(zhe)行政訴訟中(zhong)進行清(qing)理,根據“最高人民法(fa)院(yuan)網”的資料(liao)統計(ji),清(qing)理民事訴訟類文件號(hao)以“法(fa)釋”為開頭(tou)的司法(fa)解釋共5件,其中(zhong)“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被清(qing)理2件,“批復類”司法(fa)解釋被清(qing)理3件。11

  第三,司法(fa)解釋模糊(hu)廢(fei)止類型。所謂模糊(hu)廢(fei)止類型,指的是最高法(fa)院(yuan)既rang)揮性諦濾痙fa)解釋正文中(zhong)明文對舊司法(fa)解釋進行部分zhi)huo)者(zhe)整體廢(fei)止,也未在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範疇(chou)中(zhong),而是僅在司法(fa)解釋最後一條或(huo)最後一部分zhong)zhong)規定(ding)“本……施行前本院(yuan)(或(huo)者(zhe)最高法(fa)院(yuan))發布的司法(fa)解釋(或(huo)者(zhe)有關(guan)規定(ding))與……不一致(zhi)(或(huo)者(zhe)相抵觸)的,以本規定(ding)(或(huo)者(zhe)本解釋)為準(zhun)”(以下簡(jian)稱“以本規定(ding)/解釋為準(zhun)”)。該類型常見于“規定(ding)類”或(huo)者(zhe)“解釋類”司法(fa)解釋中(zhong),相對za)諉魅販fei)止類型和定(ding)期清(qing)理類型,模糊(hu)廢(fei)止類型在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中(zhong)佔據了半壁江山。如圖(tu)1所統計(ji)數據中(zhong),共有83份(fen)司法(fa)解釋采用該種(zhong)主動(dong)失效模式類型,其中(zhong),“解釋類”司法(fa)解釋19份(fen),“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64份(fen)。12且該類型主要集中(zhong)在2007—2016年的第二個十年中(zhong),可以說在第二個十年階段,司法(fa)解釋並存著明確廢(fei)止和模糊(hu)廢(fei)止兩個主動(dong)失效模式類型,只(zhi)是模糊(hu)廢(fei)止類型數量遠勝于明確廢(fei)止類型。

  2. 被動(dong)失效模式

  所謂被動(dong)失效模式,是指司法(fa)解釋實際上(shang)已經整體或(huo)者(zhe)部分失效,最高法(fa)院(yuan)應當(dang)通過明確的廢(fei)止規定(ding)對舊司法(fa)解釋進行部分zhi)huo)者(zhe)整體處理,但是最高法(fa)院(yuan)卻ci)從邢嚶 娑ding)的情形。筆shou)囈 渫吵莆ldquo;未對舊司法(fa)解釋作出處理”的情形,也即排除(chu)以上(shang)所述幾種(zhong)主動(dong)失效模式的類型外,均(jun)屬于被動(dong)失效模式。而何為“司法(fa)解釋實際上(shang)已經整體或(huo)者(zhe)部分失效”,根據最高法(fa)院(yuan)在定(ding)期清(qing)理司法(fa)解釋過程中(zhong)所列出的原因,司法(fa)解釋實際失效一般出于以下幾種(zhong)情況(kuang)︰第一,具體性司法(fa)解釋所依賴的法(fa)律(lv)條文已經實際發生改(gai)變,或(huo)者(zhe)抽(chou)象性司法(fa)解釋被實際立法(fa)所取代,造(zao)成司法(fa)解釋全部或(huo)者(zhe)部分失效;第二,頒布在前的司法(fa)解釋被頒布在後的司法(fa)解釋或(huo)者(zhe)被位階更高的立法(fa)解釋所取代,導致(zhi)司法(fa)解釋失效;第三,基于社會特殊情況(kuang)所頒布的司法(fa)解釋,該men)榭kuang)已經不復存在從而導致(zhi)失效。現zhong)形wo)國被動(dong)失效模式的原因大部分為第一huan)偷詼鱸 頡8萃tu)1所統計(ji)的215份(fen)司法(fa)解釋樣本數據可知,目(mu)前有91份(fen)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采取了主動(dong)失效模式,124份(fen)司法(fa)解釋未對舊司法(fa)解釋的失效問題作出全部廢(fei)止gou)huo)者(zhe)部分廢(fei)止的規定(ding)。那麼(me),這些司法(fa)解釋在先(xian)前是否(fu)沒有與之部分zhi)huo)者(zhe)全部ken)喑逋壞木(mu)傷痙fa)解釋存在,導致(zhi)最高法(fa)院(yuan)沒有作出處理,筆shou)囈 諳亂(luan)徊糠窒曄觥/p>

  依據以上(shang)所述,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化(hua)的運行模式,可以參見以下總結表格所示︰

  表1 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化(hua)的運行模式
表1 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化(hua)的運行模式

  四、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運行模式所引發的司法(fa)實踐亂(luan)象

  目(mu)前,引發司法(fa)實踐中(zhong)法(fa)院(yuan)適用亂(luan)象的主要有兩項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hao)湟皇怯 痙fa)解釋生效時間(jian)緊密聯(lian)系的溯及(ji)力(li)規則(ze)的形式規範問題;其二是司法(fa)解釋失效時間(jian)的形式規範問題。根據筆shou)咄臣ji),在1997—2019年3月共計(ji)215份(fen)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樣本數據中(zhong),有70份(fen)司法(fa)解釋未對溯及(ji)力(li)規則(ze)進行明確的規制(zhi),缺(que)乏必要的形式規範。同時,見表1可知,失效時間(jian)的規定(ding)主要分為模糊(hu)廢(fei)止、定(ding)期清(qing)理廢(fei)止和明確廢(fei)止以及(ji)未對舊司法(fa)解釋進行處理四種(zhong)類型。其中(zhong),模糊(hu)廢(fei)止和未對舊司法(fa)解釋進行處理所佔數量較多(duo),對司法(fa)實踐中(zhong)所出現的亂(luan)象貢獻亦最大。至于生效時間(jian)的形式規範化(hua)運行模式,見表1可知,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生效時間(jian)模式主要分為公布日生效和另行規定(ding)生效兩種(zhong)zhi)糾(jiu)嘈汀F渲zhong)公布日生效一般在司法(fa)解釋正文中(zhong)予以規定(ding),而另行規定(ding)生效時間(jian)的形式則(ze)顯得較為冗余。有的司法(fa)解釋直接在標(biao)題下用一行小字規定(ding)該司法(fa)解釋的na) 奔jian),在條文中(zhong)不再(zai)復ci)觥M 保 械乃痙fa)解釋不僅在標(biao)題下方規定(ding)司法(fa)解釋的na) 奔jian),在司法(fa)解釋正文中(zhong)的最後一部分zhi)huo)者(zhe)最後一條亦規定(ding)“本解釋/規定(ding)自×年×月×日起施行或(huo)者(zhe)生效”。這種(zhong)生效時間(jian)的規定(ding)形式雖然顯得多(duo)余,也僅是生效時間(jian)形式規範化(hua)的小問題,尚不能引發司法(fa)實踐中(zhong)法(fa)院(yuan)適用新舊司法(fa)解釋的亂(luan)象。為此,本部分集中(zhong)討zhi) 蛩菁ji)力(li)規則(ze)、模糊(hu)廢(fei)止以及(ji)未對舊司法(fa)解釋進行處理的形式規範缺(que)失所引發的司法(fa)實踐問題。

  (一)模糊(hu)廢(fei)止與溯及(ji)力(li)規則(ze)形式規範的缺(que)失引發適用上(shang)的理解偏(pian)差

  上(shang)述提及(ji),模糊(hu)廢(fei)止類型最重要的特點是僅在司法(fa)解釋正文中(zhong)的最後一部分簡(jian)單的以“以本規定(ding)/解釋為準(zhun)”對舊司法(fa)解釋與之相沖突的部分zhi)huo)者(zhe)整體進行處理。舊司法(fa)解釋則(ze)因為該條規定(ding)可能部分失效,也可能已經整體失效。而溯及(ji)力(li)規則(ze)形式規範的缺(que)失最主要的特征則(ze)是應當(dang)對司法(fa)解釋進行溯及(ji)力(li)規定(ding)而未進行規定(ding)的情形。這兩種(zhong)zhong)問焦娣兜娜que)失,對司法(fa)實踐中(zhong)法(fa)院(yuan)的裁判公信力(li)危害(hai)最大。舉例而言(yan),2014年最高法(fa)院(yuan)發布了《關(guan)于審理涉(she)及(ji)公證活動(dong)相關(guan)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ding)》(以下簡(jian)稱《公證規定(ding)》),在該解釋的第三條規定(ding)中(zhong)13,主要表明了“人民法(fa)院(yuan)不予受(shou)理具有強制(zhi)執行效力(li)的公證債權文書(shu)”。同時,最高法(fa)院(yuan)于2018年發布了《關(guan)于公證債權文書(shu)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ding)》(以下簡(jian)稱《公證執行規定(ding)》),該司法(fa)解釋的規制(zhi)對象即ci)ldquo;具有強制(zhi)執行效力(li)的公證債權文書(shu)”14,同時,《公證執行規定(ding)》第22條、第24條規定(ding)的主要內涵是“當(dang)事人可以就公證債權文書(shu)涉(she)及(ji)的民事權利義(yi)務爭議(yi)直接向人民法(fa)院(yuan)提起訴訟”15。顯然,頒布在前的《公證規定(ding)》第3條與頒布在後的《公證執行規定(ding)》第22、24條相沖突。筆shou) 018年10月1日《公證執行規定(ding)》生效後,以“《公證規定(ding)》《公證執行規定(ding)》”兩部司法(fa)解釋作為關(guan)鍵字在“中(zhong)國裁判文書(shu)網”中(zhong)搜(sou)索,發現仍za)脅糠址fa)院(yuan)援引《公證規定(ding)》第三條規定(ding)“駁(bo)回當(dang)事人起訴”,如2020年04月05日河南省(sheng)高級人民法(fa)院(yuan)作出的(2018)豫民申7374號(hao)裁判文書(shu)、2020年04月05日徐州市雲龍區人民法(fa)院(yuan)作出的(2018)甦(su)0303民初(chu)4273號(hao)裁判文書(shu)、2020年04月05日四川省(sheng)成都市中(zhong)級人民法(fa)院(yuan)作出的(2018)川01民終12495號(hao)裁判文書(shu)等。當(dang)然,也有部分法(fa)院(yuan)援引新司法(fa)解釋《公證執行規定(ding)》作為判案依據,如2020年04月05日江甦(su)省(sheng)連雲港市中(zhong)級人民法(fa)院(yuan)所作出的(2018)甦(su)07執復177號(hao)裁判文書(shu)、2020年04月05日遼寧省(sheng)遼陽(yang)市中(zhong)級人民法(fa)院(yuan)作出的(2018)遼10民終1443號(hao)裁判文書(shu)等。之所以出現zhong)戮傷痙fa)解釋在不同法(fa)院(yuan)中(zhong)存在適用差別的情形,主要出于兩個原因︰第一,2018年《公證執行規定(ding)》未能對2014年《公證規定(ding)》第三條與之相沖突的條款進行明確廢(fei)止;第二,《公證執行規定(ding)》在已經采取模糊(hu)廢(fei)止舊司法(fa)解釋的前提下,即明確知曉與在前的司法(fa)解釋存在沖突情形,卻ci)炊運菁ji)力(li)規則(ze)進行明確的規定(ding),使(shi)得受(shou)理立案在前或(huo)者(zhe)未審結的案件仍然適用舊司法(fa)解釋的相應規定(ding)。這種(zhong)雙重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的缺(que)失,不同的法(fa)院(yuan)各自yuan)湊詹煌 睦斫飩脅門校 勻灰 械姆fa)院(yuan)適用新司法(fa)解釋的規定(ding),而有的法(fa)院(yuan)認(ren)為仍然應當(dang)適用舊司法(fa)解釋規定(ding)的有趣現象,進而引發實踐中(zhong)的“類案不同判”或(huo)者(zhe)“同案不同判”的裁判亂(luan)象。

  (二)被動(dong)失效模式導致(zhi)整體失效的司法(fa)解釋仍然得以適用

  見表1可知,實行被動(dong)失效模式的文件數量ke)24份(fen),佔比達到57.67%。該124份(fen)司法(fa)解釋未對先(xian)前舊司法(fa)解釋或(huo)者(zhe)規範性文件的時間(jian)效力(li)問題作出任(ren)何處理,是否(fu)意味(wei)著先(xian)前未有與之相沖突的mu)傷痙fa)解釋或(huo)者(zhe)規範性文件?其實不然,舉例而言(yan),1991年最高法(fa)院(yuan)發布了《經濟審判庭(ting)有關(guan)刑(xing)事案件與經濟糾(jiu)紛案件交叉時如何處理的函》(法(fa)經[1991]195號(hao))16,該函的主旨為“人民法(fa)院(yuan)在審理過程中(zhong)對za)諫she)及(ji)刑(xing)事的部分由公安機關(guan)偵查(cha),不影響(xiang)人民法(fa)院(yuan)對za)誥 鎂jiu)紛案件的na)罄rdquo;,即刑(xing)民分開處理。此後最高法(fa)院(yuan)又于1998年頒布《關(guan)于在審理經濟糾(jiu)紛案件中(zhong)涉(she)及(ji)經濟犯(fan)罪(zui)嫌(xian)疑若干問題的規定(ding)》(法(fa)釋[1998]7號(hao)),其中(zhong)第十條的規定(ding)17,與法(fa)經[1991]195號(hao)的主旨相同,根據以上(shang)提及(ji)的司法(fa)解釋實際失效的第二種(zhong)原因,法(fa)經[1991]195號(hao)雖然與頒布在後的法(fa)釋[1998]7號(hao)未有沖突,但是應當(dang)已經屬于整體失效。值得注意的是,法(fa)釋[1998]7號(hao)未對法(fa)經[1991]195號(hao)的效力(li)問題作出處理,筆shou)囈ldquo;法(fa)經[1991]195號(hao)”作為關(guan)鍵字在“中(zhong)國裁判文書(shu)網”中(zhong)搜(sou)索,發現zhong)敝012年,仍za)蟹fa)院(yuan)將已經整體失效的法(fa)經[1991]195號(hao)作為唯一的裁判依據對yuan)訃脅門小8實際上(shang),最高法(fa)院(yuan)在發布法(fa)釋[1998]7號(hao)時可以采用明確廢(fei)止的形式對法(fa)經[1991]195號(hao)廢(fei)止,遺憾的是,在該失效問題上(shang),最高法(fa)院(yuan)並未往前再(zai)走一步,導致(zhi)luan)丫 導適 ?乃痙fa)解釋規範文件仍然出現于下級人民法(fa)院(yuan)的裁判文書(shu)當(dang)中(zhong)。

  五、完(wan)善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化(hua)的應有之徑(jing)

  (一)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化(hua)問題應納(na)入(ru)法(fa)制(zhi)軌道

  隨著社會發展(zhan)變化(hua)速度的加(jia)快(kuai),最高法(fa)院(yuan)在繁重的na)笈腥ren)務之余,仍然需要平衡因為社會的發展(zhan)和tou)fa)律(lv)的滯(zhi)後之間(jian)所產生的矛盾,追(zhui)求法(fa)律(lv)適用上(shang)的穩定(ding)性。故司法(fa)解釋在制(zhi)定(ding)上(shang)一般注重如何快(kuai)速解決法(fa)律(lv)適用上(shang)的問題,讓(rang)司法(fa)案件的裁判做(zuo)到有法(fa)可依,使(shi)審判程序得以順利結束,即注重qi)餼鏊痙fa)解釋的實體問題,在形式問題上(shang)可能無瑕顧及(ji)。也有可能注意到了形式規範問題,但認(ren)為該問題不會造(zao)成大的影響(xiang)而選擇忽略。不難看出,面對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所造(zao)成的司法(fa)實踐亂(luan)象,形式規範問題也可以像實體問題那樣迫在眉睫(jie),否(fu)則(ze)損害(hai)的是法(fa)院(yuan)司法(fa)裁判的公信力(li),動(dong)搖的則(ze)是司法(fa)審判xing)逑檔娜ㄍwei)。因此,最高法(fa)院(yuan)應當(dang)重視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將其納(na)入(ru)法(fa)制(zhi)軌道與實體問題的解決相並重。所謂將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納(na)入(ru)法(fa)制(zhi)軌道,即應當(dang)將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上(shang)升到司法(fa)解釋制(zhi)定(ding)的整體工作原則(ze)中(zhong)。關(guan)于司法(fa)解釋制(zhi)定(ding)的工作原則(ze),有學者(zhe)提出應當(dang)遵(zun)循(xun)內部和諧一致(zhi)原則(ze)、程序合理規範原則(ze)以及(ji)具體明辨原則(ze)等,其中(zhong)具體明辨原則(ze)要求司法(fa)解釋必須用語(yu)準(zhun)確,避(bi)免用語(yu)上(shang)的模糊(hu)引發理解和適用不一。同時,條文列舉應當(dang)詳盡、細致(zhi),避(bi)免影響(xiang)實際運用。19針對目(mu)前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筆shou)呷ren)為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必須著重貫徹司法(fa)解釋制(zhi)定(ding)的mu)嚀迕鞅嬖 ze),同時堅(jian)持法(fa)制(zhi)與社會相協(xie)調原則(ze),及(ji)時與慎重等基本工作原則(ze)。為司法(fa)實踐中(zhong)正確的適用有效的司法(fa)解釋提供保障,使(shi)各級人民法(fa)院(yuan)能夠(gou)順利、快(kuai)速的適用有效的司法(fa)解釋進行裁決,而不是將一些模糊(hu)性或(huo)者(zhe)具有歧義(yi)性的字眼規定(ding)于司法(fa)解釋中(zhong),造(zao)成法(fa)官理解司法(fa)解釋條文的偏(pian)差引發司法(fa)裁判亂(luan)象。

  (二)以具體、明確的規定(ding)逐(zhu)步替代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

  見表1所示,我(wo)國目(mu)前對za)諉袷濾咚縴痙fa)解釋的清(qing)理力(li)度仍然有限,許多(duo)已經失效的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仍然亟(qi)待最高法(fa)院(yuan)進行清(qing)理,可以預見最高法(fa)院(yuan)在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上(shang)的清(qing)理工作未來(lai)仍然會持zhong)銑?奔jian)。但是就中(zhong)國的司法(fa)解釋體制(zhi)而言(yan),若一味(wei)的無視其在總體構架上(shang)存在的問題,僅僅依靠對總體架構形成的問題進行整體清(qing)理並使(shi)之規範化(hua),意義(yi)畢竟有限。而且“這種(zhong)清(qing)理所形成的規範化(hua)在很大程度上(shang)也意味(wei)著將現狀包括不huan)俠淼南腫垂gu)化(hua)”[8]。若在總體架構上(shang),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仍然保持已有現狀,那麼(me)最高法(fa)院(yuan)的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將永遠不會結束。以近五年新司法(fa)解釋頒布的mu)疾炖lai)看,新司法(fa)解釋仍然未能將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提上(shang)xian)粘蹋 ︰hu)廢(fei)止gou)huo)者(zhe)未對已經實質失效的mu)傷痙fa)解釋進行主動(dong)失效的廢(fei)止情形仍然huan)芷氈bian),因而即ci)shi)理論界或(huo)者(zhe)實務界都知曉司法(fa)解釋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的滯(zhi)後性,卻不得不接受(shou)這種(zhong)關(guan)于時間(jian)效力(li)問題的廢(fei)止模式。在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問題上(shang),要想從現在開始(shi)徹底停止清(qing)理工作顯然不現實dan) mu)前可以允許最高法(fa)院(yuan)的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和新司法(fa)解釋在時間(jian)效力(li)上(shang)具體、明確的規定(ding)並存。但是,在對龐大的mu)傷痙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問題清(qing)理的同時,應當(dang)和司法(fa)解釋制(zhi)定(ding)過程中(zhong)總體架構的改(gai)革齊頭(tou)並進。在新司法(fa)解釋中(zhong)輔之以簡(jian)潔的na) 奔jian)、具體的溯及(ji)力(li)規則(ze)以及(ji)對舊司法(fa)解釋存在沖突的部分zhi)huo)者(zhe)整體進行明確的處理,逐(zhu)步減輕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的負擔(dan),為後期徹底停止對舊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問題的清(qing)理工作做(zuo)好鋪(pu)墊。

  (三)適當(dang)增加(jia)“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的制(zhi)定(ding)和頒布

  根據《07規定(ding)》,“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的主要作用是修改(gai)或(huo)者(zhe)廢(fei)止司法(fa)解釋。也即“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與其他各類司法(fa)解釋性質不同,它具有xing)烊壞撓攀疲 梢遠躍傷痙fa)解釋進行刪改(gai)或(huo)者(zhe)增加(jia)後重新頒布。而目(mu)前根據圖(tu)1所示,我(wo)國民事訴訟“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在我(wo)國幾十年司法(fa)解釋規範化(hua)進程中(zhong)僅頒布了九份(fen)文件,頒布數量僅佔整體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頒布數量的4.19%,遠遠低于其他各類型司法(fa)解釋的頒布。對za)諫緇岱 zhan)的新現象、新問題或(huo)者(zhe)以前司法(fa)解釋沒有進行規定(ding)過的問題,加(jia)之成文法(fa)律(lv)滯(zhi)後性的典型特征,最高法(fa)院(yuan)頒布全新的司法(fa)解釋對新問題予以規制(zhi)可以理解。但是如若以前針對某項問題已經頒布過司法(fa)解釋,該司法(fa)解釋所規定(ding)的部分情節因為社會的發展(zhan)有可能出現不完(wan)善或(huo)者(zhe)需要刪減、修改(gai)的地方,此時應當(dang)衡量一下是否(fu)必須針對同一問題制(zhi)定(ding)一份(fen)全新的司法(fa)解釋進行規制(zhi)。如針對人民法(fa)院(yuan)的立案問題,1997年最高法(fa)院(yuan)已經作出了關(guan)于“立案”問題總共25條條文的相應司法(fa)解釋性文件,實行的是“立案審查(cha)制(zhi)”。後2015年最高法(fa)院(yuan)針對人民法(fa)院(yuan)的“立案”問題重新作出了一份(fen)總共22條條文的新司法(fa)解釋,實行的是“立案登記制(zhi)”。前後兩份(fen)文件存在部分沖突的情形20。又如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委托評估、拍賣(mai)工作的問題,200921年和2011年最高法(fa)院(yuan)分別頒布了兩份(fen)“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兩者(zhe)頒布時間(jian)較xia)?蹺木(mu)冉仙1,且該兩份(fen)司法(fa)解釋也存在部分沖突的情形22。針對這些與新司法(fa)解釋存在部分沖突的mu)傷痙fa)解釋或(huo)者(zhe)司法(fa)解釋性文件,最高法(fa)院(yuan)采取的mu)峭 幌ldquo;以本規定(ding)/解釋為準(zhun)”的模糊(hu)廢(fei)止措施。這種(zhong)廢(fei)止措施實際上(shang)不僅為最高法(fa)院(yuan)未來(lai)定(ding)期清(qing)理工作的增加(jia)埋下luan)跡 乙步 昂罅椒fen)司法(fa)解釋無沖突條文的理解問題轉(zhuan)嫁給地方各級人民法(fa)院(yuan),增加(jia)地方各級人民法(fa)院(yuan)法(fa)律(lv)適用上(shang)的負擔(dan),加(jia)大引發新的司法(fa)實踐混亂(luan)問題的mu)贍芐浴R虼耍 收(shou)呷ren)為,針對同一項問題,因為新lv)榭kuang)、新形勢的出現zhong)枰 栽諳xian)的司法(fa)解釋進行改(gai)變,頒布“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對在前的司法(fa)解釋或(huo)者(zhe)司法(fa)解釋性文件進行刪減、增加(jia)或(huo)者(zhe)修改(gai)後重新頒布,比重新制(zhi)定(ding)頒布一份(fen)新司法(fa)解釋更加(jia)合理。這樣可以避(bi)免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欠缺(que)所帶來(lai)ci)侍獾牟投鴉 跎倌mu)前因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的模糊(hu)廢(fei)止等ren)侍饉zao)成的亂(luan)象,遺憾的是,如圖(tu)1“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在我(wo)國幾十年司法(fa)解釋規範化(hua)進程中(zhong)僅頒布了九份(fen)文件,可見目(mu)前我(wo)國“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在民事訴訟司法(fa)解釋中(zhong)所發揮的na)炯酢 黽jia)及(ji)修改(gai)作用十分有限。因此,除(chu)了在新司法(fa)解釋中(zhong)對時間(jian)效力(li)問題進行具體、明確的規定(ding)以外,針對同一項問題的司法(fa)解釋,未來(lai)可以考(kao)慮(lv)以“決定(ding)類”司法(fa)解釋的形式對舊司法(fa)解釋進行刪減、增加(jia)yin) 薷gai)後頒布,從而減少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問題的產生,避(bi)免司法(fa)實踐適用上(shang)的理解偏(pian)差和混亂(luan)。

  六、結語(yu)

  司法(fa)解釋在我(wo)國的司法(fa)實踐中(zhong)一直發揮著彌補成文法(fa)滯(zhi)後和欠缺(que)的作用,因而它的實質shi)娣段侍食huo)者(zhe)形式規範問題才一直為理論界所關(guan)注。最高法(fa)院(yuan)在審判任(ren)務較為繁重的同時,還肩負著制(zhi)定(ding)司法(fa)解釋的職責,對一些形式規範問題難免力(li)不從心。值得注意的是,我(wo)國司法(fa)解釋形式規範改(gai)革的日程,連標(biao)題、文件號(hao)等ren)鋼zhi)末節的形式問題都已經逐(zhu)步走向規範化(hua),而會引發司法(fa)實踐混亂(luan)的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問題卻一直未引起最高法(fa)院(yuan)的重視yin)5dang)然,因為不及(ji)時對司法(fa)解釋的某cheng)┬問焦娣段侍庾 齬嬤zhi),或(huo)者(zhe)作出的模糊(hu)規制(zhi)而導致(zhi)了司法(fa)實踐的混亂(luan)問題,責任(ren)並不全在于最高法(fa)院(yuan),這也與地方各級人民法(fa)院(yuan)的法(fa)官在審判過程中(zhong)過度僵化(hua)的適用法(fa)律(lv)及(ji)司法(fa)解釋有關(guan)。但是,根據筆shou)咚私猓 fa)官在裁判過程中(zhong)查(cha)詢法(fa)律(lv)依據的途(tu)徑(jing)有限,或(huo)從法(fa)律(lv)文本中(zhong)查(cha)詢,或(huo)從互聯(lian)網中(zhong)搜(sou)尋,在適用新舊司法(fa)解釋的過程中(zhong),新舊司法(fa)解釋對比查(cha)詢的途(tu)徑(jing)十分有限。此外,在地方各級人民法(fa)院(yuan)“案多(duo)人少”的情形下,最高法(fa)院(yuan)采用模糊(hu)廢(fei)止gou)huo)者(zhe)未對舊司法(fa)解釋作出處理的失效模式,從而將新舊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問題的判斷義(yi)務完(wan)全轉(zhuan)移給地方各級人民法(fa)院(yuan)顯然不現實。因此,最高法(fa)院(yuan)需要對時間(jian)效力(li)的形式規範問題予以重視,在制(zhi)定(ding)新司法(fa)解釋的過程中(zhong),將時間(jian)效力(li)中(zhong)的mu)傷痙fa)解釋整體或(huo)部分失效問題以及(ji)生效時間(jian)中(zhong)的溯及(ji)力(li)問題予以明確規制(zhi),為下級人民法(fa)院(yuan)減輕新舊司法(fa)解釋的適用負擔(dan),從而減少司法(fa)實踐中(zhong)的亂(luan)象。

  參考(kao)文獻

  [1] 吳經熊.法(fa)律(lv)的三度論[M].台灣︰華岡出版有限公司,1977:1-4.
  [2]張根大.法(fa)律(lv)效力(li)論[M].北京︰法(fa)律(lv)出版社,1999:31.
  [3]張貴(gui)成,劉(liu)金國.法(fa)理學[M].北京︰中(zhong)國政法(fa)大學出版社,1992:242.
  [4]錢錦宇.法(fa)體系的規範性yuan)M].山東︰山東人民出版社,2011:210.
  [5]劉(liu)國.司法(fa)解釋規範化(hua)︰從形式到實質[J].雲南大學學報(bao)(法(fa)學版),2012(2):7.
  [6]陳金釗(zhao).法(fa)律(lv)解釋學[M].北京︰中(zhong)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126.
  [7]周道鸞.論司法(fa)解釋tu)ji)其規範化(hua)[J].中(zhong)國法(fa)學,1994(1):92.
  [8] 張志銘.法(fa)律(lv)解釋操(cao)作分析[M].北京︰中(zhong)國政法(fa)大學出版社,1999:229.

  注釋

  1《時間(jian)效力(li)規定(ding)》第一條規定(ding)︰“司法(fa)解釋……自發布或(huo)者(zhe)規定(ding)之日起施行,效力(li)適用于法(fa)律(lv)的施行期間(jian)。”
  2參見劉(liu)憲(xian)權《我(wo)國刑(xing)事司法(fa)解釋時間(jian)效力(li)的再(zai)思考(kao)》,《法(fa)學》,2002年第2期,第27-29頁。
  3參見劉(liu)艷紅《論刑(xing)法(fa)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中(zhong)國刑(xing)事法(fa)雜(za)志》,2007年第2期,第14頁。
  4參見陳志軍《刑(xing)法(fa)司法(fa)解釋研究》,北京︰中(zhong)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6年,第243-244頁。
  5參見許浩(hao)《論刑(xing)法(fa)司法(fa)解釋的時間(jian)效力(li)——基于本體論詮釋學視角(jiao)的重構》,《鐵道警察學院(yuan)學報(bao)》,2014年第4期,第71頁。
  6參見張志銘《法(fa)律(lv)解釋概念探微(wei)》,《法(fa)學研究》,1998年第5期,第55頁。
  7本圖(tu)所統計(ji)的各類型司法(fa)解釋tu)jun)為以“法(fa)釋”文件號(hao)為開頭(tou)的典型司法(fa)解釋,排除(chu)《07規定(ding)》頒布以前以“法(fa)復”“法(fa)發”等ren)募hao)為開頭(tou)的司法(fa)解釋或(huo)規範文件統計(ji),以保證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化(hua)探討的統一性問題,所列數據由筆shou)呷宋 臣ji),可能會出現人工誤差情形,但基本不影響(xiang)利用me)送tu)數據探討時間(jian)效力(li)形式規範化(hua)的相關(guan)問題。
  8采取“公布日生效”的司法(fa)解釋tou)直鷂 悍fa)釋[1998] 15號(hao)、法(fa)釋[2002] 39號(hao)、法(fa)釋[2005] 1號(hao)、法(fa)釋[2005] 14號(hao)、法(fa)釋[2006] 3號(hao)、法(fa)釋[2006] 5號(hao)、法(fa)釋[2006] 7號(hao)、法(fa)釋[2007] 12號(hao)。
  9采取明確廢(fei)止的主動(dong)失效類型主要有以下司法(fa)解釋︰法(fa)釋[2011] 12號(hao)、法(fa)釋[2013] 26號(hao)、法(fa)釋[2014] 3號(hao)、法(fa)釋[2015]5號(hao)、法(fa)釋[2015] 6號(hao)、法(fa)釋[2015] 13號(hao)、法(fa)釋[2015] 18號(hao)、法(fa)釋[2016] 4號(hao)。
  10刑(xing)事訴訟類的專項宣告失效清(qing)理文件為《最高人民法(fa)院(yuan)關(guan)于廢(fei)止部分司法(fa)解釋和司法(fa)解釋性質文件(第十一批)的mu)齠ding)》;行政訴訟專項宣告失效清(qing)理文件為《最高人民法(fa)院(yuan)關(guan)于廢(fei)止部分司法(fa)解釋和司法(fa)解釋性質文件(第十二批)的mu)齠ding)》。
  11統計(ji)數據僅囊括《關(guan)于廢(fei)止1979年底以前發布的部分司法(fa)解釋和司法(fa)解釋性質文件(第八批)的mu)齠ding)》至《第十二批》的清(qing)理文件數。
  12“規定(ding)類”司法(fa)解釋采取該類型文件數較多(duo),在此僅列舉“解釋類”司法(fa)解釋的采取該類型的文件數,分別是︰法(fa)釋[2006] 6號(hao)、法(fa)釋[2006] 7號(hao)、法(fa)釋[2008] 13、14號(hao)、法(fa)釋[2009] 3、21號(hao)、法(fa)釋[2010] 5號(hao)、法(fa)釋[2011] 18號(hao)、法(fa)釋[2012] 8、24號(hao)、法(fa)釋[2013] 4號(hao)、法(fa)釋[2014] 8號(hao)、法(fa)釋[2015] 1、5、12號(hao)、法(fa)釋[2016] 1號(hao)、法(fa)釋[2017] 20號(hao)、法(fa)釋[2018] 2、20號(hao)。
  13《關(guan)于審理涉(she)及(ji)公證活動(dong)相關(guan)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ding)》第3條第2款規定(ding)︰“當(dang)事人、公證事項的利害(hai)關(guan)系人對具有強制(zhi)執行效力(li)的公證債權文書(shu)的民事權利義(yi)務有爭議(yi)直接向人民法(fa)院(yuan)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fa)院(yuan)依法(fa)不予受(shou)理。但是,公證債權文書(shu)被人民法(fa)院(yuan)裁定(ding)不予執行的除(chu)外。”
  14《關(guan)于公證債權文書(shu)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ding)》第1條規定(ding)︰“本規定(ding)所稱公證債權文書(shu),是指根據公證法(fa)第三十七條第一款規定(ding)經公證賦予強制(zhi)執行效力(li)的債權文書(shu)。”
  15《關(guan)于公證債權文書(shu)執行若干問題的規定(ding)》第22條規定(ding)“︰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債務人可以在執行程序終結前,以債權人為被告,向執行法(fa)院(yuan)提起訴訟,請求不予執行公證債權文書(shu)︰hai)ㄒ唬└ ? ㄎ氖shu)載明的民事權利義(yi)務關(guan)系與事實不符……”第24條規定(ding)︰“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債權人、利害(hai)關(guan)系人可以就公證債權文書(shu)涉(she)及(ji)的民事權利義(yi)務爭議(yi)直接向有管轄(xia)權的人民法(fa)院(yuan)提起訴訟︰hai)ㄒ唬└ ? ㄎ氖shu)載明的民事權利義(yi)務關(guan)系與事實不符……”
  16《經濟審判庭(ting)有關(guan)刑(xing)事案件與經濟糾(jiu)紛案件交叉時如何處理的函》規定(ding)︰“……犯(fan)罪(zui)行為與……合同關(guan)系是兩種(zhong)既有聯(lian)系dan) 鐘斜局什煌 姆fa)律(lv)事實和tou)fa)律(lv)關(guan)系。前者(zhe)是一種(zhong)擾亂(luan)社會經濟秩序,危害(hai)國家利益的犯(fan)罪(zui)行為,應當(dang)由公安機關(guan)立案偵查(cha);huan)笳zhe)是平等主體之間(jian)的民事法(fa)律(lv)關(guan)系dan) men)之間(jian)的mu)jiu)紛可以za)扇嗣穹fa)院(yuan)通過訴訟程序解決。人民法(fa)院(yuan)對yuan)鎂 鎂jiu)紛案件的na)罄聿 揮跋xiang)公安機關(guan)對za)泄guan)刑(xing)事案件的偵查(cha)……”
  17《關(guan)于在審理經濟糾(jiu)紛案件中(zhong)涉(she)及(ji)經濟犯(fan)罪(zui)嫌(xian)疑若干問題的規定(ding)》第十條規定(ding)︰“人民法(fa)院(yuan)在審理經濟糾(jiu)紛案件中(zhong),發現與本案有牽連,但與本案不是同一法(fa)律(lv)關(guan)系的mu) 梅fan)罪(zui)嫌(xian)疑shang)咚鰲 牧liao),應將犯(fan)罪(zui)嫌(xian)疑shang)咚鰲 牧liao)移送有關(guan)公安機關(guan)或(huo)檢察機關(guan)查(cha)處,經濟糾(jiu)紛案件繼續審理。”
  18河南省(sheng)駐馬店市中(zhong)級人民法(fa)院(yuan)︰hai)012)駐立一民終字第48號(hao)民事判決書(shu),訪問日期2020年04月05日,網址︰http://wenshu.court.gov.cn/
  19參見甦(su)惠漁、游偉《完(wan)善刑(xing)事司法(fa)解釋若干原則(ze)探討》,《中(zhong)國法(fa)學》,1992年第2期,第67頁。
  201997年《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立案工作的暫行規定(ding)》(法(fa)發[1997]7號(hao))第四條規定(ding)︰“人民法(fa)院(yuan)對當(dang)事人提起的訴訟依法(fa)進行審查(cha),符合受(shou)理條件的應當(dang)及(ji)時立案”與2015年《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登記立案若干問題的規定(ding)》(法(fa)釋[2015]8號(hao))第一條規定(ding)︰“人民法(fa)院(yuan)對依法(fa)應該受(shou)理的一審民事起訴、行政起訴和刑(xing)事自訴,實行立案登記制(zhi)”相互沖突。
  21《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委托評估、拍賣(mai)和變賣(mai)工作的若干規定(ding)》(法(fa)釋[2009]16號(hao))有十六條規定(ding),而《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委托評估、拍賣(mai)工作的若干規定(ding)》(法(fa)釋[2011]21號(hao))僅有十條規定(ding)。
  222009年《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委托評估、拍賣(mai)和變賣(mai)工作的若干規定(ding)》第四條規定(ding)︰“人民法(fa)院(yuan)按(an)照zhan)    健 裼諾腦 ze)編(bian)制(zhi)人民法(fa)院(yuan)委托評估、拍賣(mai)機構名冊。”與2011年《關(guan)于人民法(fa)院(yuan)委托評估、拍賣(mai)工作的若干規定(ding)》第二條規定(ding)︰“取得政府管理部門行政許可並達到一定(ding)資質等級的評估、拍賣(mai)機構,可以自願(yuan)報(bao)名參加(jia)人民法(fa)院(yuan)委托的評估、拍賣(mai)活動(dong)。人民法(fa)院(yuan)不再(zai)編(bian)制(zhi)委托評估、拍賣(mai)機構名冊。”相互沖突。

下luan)黃 a href="http://www.lunwenhz.com/minshifa/53350.html">我(wo)國民訴中(zhong)協(xie)議(yi)管轄(xia)制(zhi)度不足與完(wan)善
版權所有︰上(shang)海(hai)論文網專業權威(wei)的論文代寫、論文發表的網站,秉承(cheng)信譽至上(shang)、用戶為首(shou)的服務理念,服務好每一位客戶
本站部分zhi)畚氖shou)集于網絡,如有不慎侵犯(fan)您的權益,請您及(ji)時致(zhi)電(dian)或(huo)寫信告知,我(wo)們(men)將第一時間(jian)處理,郵箱︰shlunwen@163.com
开心生肖官网 | 下一页